为什么御史大夫会成为西汉王朝时代的三公高官之一呢?

浏览:1212   发布时间: 09月02日

中国秦汉历史上的“草创”的监察制度,是中国历史上最有特色的政治制度之一。

特别是西汉时期的御史大夫职能机制,其究竟是一种国家文明中的自我预警、自我检查、自我纠错和自我恢复廉洁政治的一种制度文化现象,还是中国历史上君主专制政治的一种制度文化表达,如果不仔细分析,还真是会让人犯糊涂。

御史大夫,根据《汉书》说法,本是秦制,但是,令人十分奇怪的是,御史大夫既是中央最高监察部门主官,但御史大夫同时又是主管全国政治事务的丞相的副职,即御史大夫是副丞相,这样的政治职官配置机理,显得异常悖于常理。这道理很简单,御史大夫一身双任,御史大夫既要司职丞相府的政治事务,但御史大夫又是监察丞相府职能工作的朝廷最高监察职官。

说白了,这就像一个国家政务院的副国务卿同时出任国家最高检察院院长和监察最高官员的那样,或者,这就像一个既是病人又是医生的那样,当事人一面要犯病,他一面还要给自己诊病,他甚至还要拿起手术刀亲自给自己动手术,这天下哪里有这等怪事情?汉武帝时代,御史大夫的双重政治功能就显示出了该职官的政治悖论机理问题。

汉武帝时期,由于连年战争,汉武帝大肆敛财以充军资,当时,汉武帝手下有两个敛财高手,一是富商出身的卜式,二是商贾出身的桑弘羊,他们二人一前一后分别出任了御史大夫高官。后来,桑弘羊不仅出任过御史大夫,他还身兼过搜粟都尉一职(军中后勤主官),将天下盐铁酒尽皆官营。更为严重的是,当时的西汉王朝,官商一体化,官商勾结起来严厉打击那些私下买卖盐铁酒的老百姓。

《汉书·食货志》中的“仅,咸阳”,是指的当时的另外两个敛财高官孔仅和东郭咸阳,他们都是时任御史大夫卜式属下的盐铁职官,也曾经是桑弘羊敛财的亲密同事,后来又是新任御史大夫桑弘羊的属下。这样的御史大夫和其官府,本身就已经是敛财的职官和职能部门,且敛财得还非常严酷无道,你如果还期望御史大夫府衙同时对自己政治职能工作进行监察纠错,这岂不是在闹大笑话么!

当然,汉昭帝时代的“盐铁会议”以降,由于民间贤良文学们对御史大夫桑弘羊所领导的官营盐铁政治经济制度进行了严厉抨击,后来,朝廷一度退还盐铁酒经营权给民间,特别是桑弘羊因为参与谋反被朝廷处死以后,御史大夫职官就更是退出了经商逐利的国家经济工作了。但是,因为御史大夫依旧是副丞相,所以,御史大夫双重职官的政治悖论问题,依然一如既往。这,就是为什么汉成帝时代的御史大夫何武之所以要提出改御史大夫为大司空的职官变革原因。

御史大夫一职,真的如同史载所说是“初,汉兴袭秦官。”的吗?下面,我们来溯源和梳理一下这个问题。梳理了,今人可能就会恍然大悟这其中奥妙的!通过《汉书》,可知,西汉王朝第一个御史大夫,是跟随刘邦造反的武人周苛,前204年的汉王三年,周苛就被项羽杀害了。周苛死亡以后,同样为武将的周苛之弟周昌接任了御史大夫一职。

周昌后卸职去赵国出任国相,所以,西汉王朝的第三任御史大夫是赵尧,赵尧原本是前御史大夫周昌的麾下,后改任刘邦的“符玺御史”,相当于是刘邦的私人秘书,他算是个半文半武之人;后,御史大夫赵尧以军功封侯。第四任御史大夫是任敖,他也是个武人。第五任御史大夫是汉惠帝时代相国曹参的儿子曹窋,曹窋于汉高后时代出任御史大夫。

西汉王朝的第六任御史大夫,就是曾在汉文帝时代制定了西汉王朝初期历法的张苍,张苍可能于汉文帝后期出任了御史大夫一职。张苍本为秦故御史,他投降刘邦后,出任“计相”,汉初定天下时,他专门负责协助相国萧何主管朝廷的“图书计籍”工作,也就是协助相国萧何进行各式各样的军情、经济、政治等图籍计薄的统计分析工作。西汉王朝的前六任御史大夫中,张苍、赵尧、任敖都曾经担任过皇帝的御史。由此可见,张苍以降的御史大夫,应该是从“御史”这个职官逐步转化过来的。

而且,非常明显,张苍之前的御史大夫,基本上是个武将和行政职官,他们并没有朝廷监察职能。所以,我们可以推论出,自从张苍担任御史大夫以后,由于他非常熟悉计薄图籍的统计工作,再因为计薄图籍往往会反映出官员们的施政优劣情况,这样,御史大夫的“审计”和监察职能也就因此被显示出来了,如此,张苍之后,御史大夫可能才开始被转化为朝廷高级监察职官的。这就是说,有了“图书计籍”的统计分析,才有朝廷审计职能;有了朝廷的审计,朝廷就可监察职官们了。

为什么御史大夫又在汉初成为了副丞相呢?为什么御史大夫会成为西汉王朝时代的三公高官之一呢?史载,西汉王朝初期的御史“赵尧为符玺御史。”由此可见,汉初的“御史”其实就是皇帝的私人秘书。既然西汉初期的“御史”本来就是皇帝的亲信秘书,他们又像张苍那样一度协助国相处理各式各样的情报资料的统计和审计工作,那么,一旦“御史”被冠以“大夫”职衔,这个“御史大夫”就必然具备“朝廷高官、审计监察、皇帝亲信”的三种职官内涵。

由此可见,御史大夫,是西汉王朝初期的一种应运而生的怪胎政治职官现象。根据《史记·秦始皇本纪》看,秦始皇建立了一统天下的大秦王朝时,他曾经有一个叫做冯劫的御史大夫,对秦朝的这个“御史大夫”的职官职能,《史记·秦始皇本纪》【集解】汉书百官表曰:“御史大夫,秦官。”应劭曰:“侍御史之率,故称大夫也。”由此可见,即使秦时有御史大夫职官,也是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才设置的,而且,这个“御史大夫”其实就是秦始皇属下秘书的御史们的主官。

那么,秦时的“御史”是什么职能呢?根据1975年出土于湖北云梦的睡虎地秦墓竹简记载,秦时的御史主要司职军队和地方上的物质分配、统计和审计工作,“御史卒人使者,食粺米半斗,酱驷(四)分升一,采(菜)羹,给之韭。其有爵者,自官士大夫以上,爵食之。使者之从者,食(粝)米半斗;仆,少半斗······岁雠辟律于御史。尉杂。”

而且,2002年在湖南湘西龙山县的里耶镇一带出土了自秦王政25年的前222年至秦二世元年的前209年的大约12年时间中的约三万余枚秦竹简文书,这些记载有大秦王朝时代地方军政经济资料的文书,也印证了大秦王朝时代各级军政单位非常重视物质分配流向的统计和审计。那么,秦时的“司空”又是司职什么的呢?《睡虎地秦墓竹简》记载:“司寇勿以为仆、养、守官府及除有为(也)。有上令除之,必复请之。司空。”

综上所述可知,秦时的“御史”是帮助上司统计和审计下属军政物质交流、使用情况的军政职官。“御史”的这种职能,与《周礼》中的相关记载是吻合的,比如,关于先秦的御史职能,史书就说:“御史:掌邦国、都鄙及万民之治令,以赞冢宰。凡治者受法令焉,掌赞书,凡数从政者。”先秦时代的司空,其实是协助司法主官的司寇进行司法和督察司寇司法的。

史载:大司寇“以嘉石平罢民,凡万民之有罪过而未丽于法而害于州里者,桎梏而坐诸嘉石,役诸司空:重罪,旬有三日坐,期役;其次,九日坐,九月役;其次,七日坐,七月役;其次;五日坐,五月役;其下罪,三日坐,三月役,使州里任之,则宥而舍之。”

这里说的“嘉石”是古代石制的法律文献的意思。意思是说,一般的民事纠纷和轻罪过,大司寇就交予司空去处置,司空则大多采取教育的方式去处罚这类案件。“宥”是宽大、赦免的意思。或者说,先秦时代的司空对大司寇处理案件司职督察职能,以防止大司寇出现冤狱情况。

主营产品:金属网,护栏/围栏/栏杆,防护网/隔离网/隔断网